落辛爱破破

长期跳坑,欢迎扩列👏
腾讯:738271846

大概算是一个au,搭档组双恶人性格设定前提

【真的算是一个人格比较黑暗的一个au,雷慎戳。ooc是我个人的】



记得和一个朋友聊天,他告诉我:

【如果能做到把音乐玩到极致的人,他/她必定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。】



最初的最初,德拉库斯和埃克托也可谓是投其所好,茫茫人海中寻觅知音可谓是煞费苦心。两个年轻人常常坐在一起交流音乐,并在搭建彼此默契的同时渐渐摸清楚了对方的底细。德拉库斯就像那高傲的黑天鹅。他开朗,奔放,善于将自己的情绪分享给他人;并梦想着总有一天能站在世界的顶端俯瞰这个世界。而埃克托却是截然相反。他内向,胆怯;在基于实现自己的音乐梦之上只是想着能过上一个幸福的生活。日子久了,两个人在音乐上的成就也是越来越多;德拉库斯急于想将自己展现给全世界,而埃克托则是为了能够挣到更多的钱。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,不免会产生大大小小的分歧。在德拉库斯眼里,埃克托不过只是个胆小懦弱的男人,只是为自己的音乐梦而存在的基石;而在埃克托眼里,德拉库斯不过是个浮夸虚假的自大狂。两人之所以还能在之后的日子里笑脸相待,虽说早已失去了原先对于彼此的友善和热情,现在也只是带着笑容的面具勉强把日子过下去。他们少不了彼此,只是作为相互的工具。

矛盾终于在那一晚爆发了。当埃克托晃晃头,冷漠的语气中第一次透露出不可动摇的事实。德拉库斯只是笑了笑,递上一杯酒。
“当然,我的朋友!我尊重你的选择。”
可没有什么可以让这骄傲的黑天鹅垂下他的头颅。时机已经到了。
当德拉库斯看到他曾经的挚友踉跄倒地,停止呼吸的那一刻;他仿佛——他仿佛像是重新获得了自由!现在,已经没有可以缠绕住自己的枷锁,他的歌,也全是他的了;现如今,埃克托的所有歌曲便全都是德拉库斯的囊中之物!
在世人们见识到德拉库斯那如天籁般的声音哼唱呢喃着那首情歌,人们为他沦陷,为他鼓掌喝彩。他们铭记他,传颂着他的故事。他做到了。在世人们眼中,他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;而他却早已沦陷成为一个痴狂音乐的疯子。

埃克托早早来到了亡灵世界,凝望着一身与生前不符的着装,他心里明白的很。他没有吃下辣香肠,只是喝了那杯酒,竟落得如此下场;他不是傻子,他要复仇。当得知所有人都在哼唱那首本属于自己的歌曲,现如今署名却签上德拉库斯,他的理智在那一刻崩溃了。
他不知道梅尔达是什么时候来到亡灵世界的,也从未想过去照看过她,他的妻子。只是在这几十年来不停的哼唱着那首歌。
这是我的歌,这是我的歌,这是我的歌,这是我的歌…他一遍一遍重复给自己听,甚至模糊了记忆。
这首歌,究竟是写给谁的。他记不得了。

当米格,一个喊着称作德拉库斯后辈的小男孩出现在他面前,埃克托认为这便是他复仇的最好时机。当第一次被德拉库斯扔下洞穴,与米格交谈;他哼唱起了那首歌,虚情假意的编造着这首歌的身世。因为究竟是为了什么,他早就记不清了。
当他的妻子站在他的面前,他只能凭借着米格的一句“梅尔达太太太奶奶”而尬笑着说出她的名字。埃克托死皮赖脸的混进米格想要抢回他太奶奶照片的队伍,希望能够讨伐那高傲自大的混蛋。他算好了这一切,在今晚,在他那万众瞩目的舞台上道出真相;这次,是德拉库斯将要全盘皆输。

当荧幕上,德拉库斯吐露出那一席话语,他毁了他辉煌的一生。米格终于可以回家。这是,埃克托才意识到,自己的生命即将消失。当他乞求着让米格带回去自己的照片,却被梅尔达拒之门外。
“你不配做他的祖辈,也不配做coco的父亲。”

埃克托却最终是眼睁睁迎来了自己的结局。




这场博弈,没有胜者。
赌注,便是一个身败名裂的骗子,和一个失去了生命可悲的复仇者。


评论(6)

热度(39)